当前位置: > 书画资讯 >
“崮我江山”曹广胜沂蒙崮系列部分作品
发表日期:2019-10-01 09:26| 来源 :本站
 
 
 
【艺术简历】
曹广胜,山东临沂人,1961年2月出生。1979年11月入伍,2001年9月退役。先后研修于中国美协培训中心和中国国家画院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中国国家画院张志民工作室画家、中国长城书画院特聘画家、大连画院特聘画家,大连市旅顺口区美术家协会主席,大连市第十三届政协委员。其作品先后五次获得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展最高奖优秀奖(入会资格奖)。
 
《英雄孟良崮》
 
2012秋沂蒙写生日记
9月23日,五点半起床,不到六点启程去麻峪方向(纯粹是盲目的),沿村道前行,想看看有否可以写生的地方,途中路过麻峪村,进得村里看到大量的老房屋框,尽管大都没有了房盖,但透过那些残垣断壁、破败的门楼依然可以想见当年的“繁荣”与沧桑,青石铺地长满苔藓的巷子,山根的渗水从石板缝里不断地流淌出来,古老的柳树有合抱之粗,一粗一细依偎在石墙上,据说村民曾几次想砍伐,都因风水先生阻止而未果。一处旧宅门前已经废弃的碾台旁边有棵老槐树,感觉也有百年树龄了,不时有忙秋收的村民从树下的巷子里匆匆而过,甚至还有挑着重担的壮汉停下脚步让我们到家里喝茶。石巷石碾破门楼,老屋老树老院子,古老的村落淳朴的民风,此处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写生地。在此写生一天时间,画水墨两幅。村子里到处是牛粪渣羊屎蛋,在鸡鸣犬吠牛羊叫的伴奏中,大家围坐在散发着异味的石堆上对付一顿午餐。
 
《大崮雪霁》
 
9月30日 今天是传统的仲秋节。早上决定独自去攀登沂蒙崮中的第一高峰摩云崮(俗称大歪歪)。登此崮也是此次写生的一个愿望。上午九时自黑碗口村驻车出发,下午五点半返回,一路马不停蹄用时八个半小时,连续翻过七八道山梁,比预想的要艰难的多。登到摩云崮时已是下午三点半了,面对崮巅以仅存的一块月饼并叩头拜谒,选取一崮石留作纪念,然后按原路返回。
10月7日今天去白石屋沂蒙山小调诞生地和望海楼写生,登上海拔1001.08米高的望海楼,望海楼为砖瓦水泥结构,登此危楼有非常明显的不安全感。然在楼上环顾四野,群山连绵起伏,层峦叠嶂,八百里沂蒙波澜壮阔,涤荡心神。下山时寻一枯枝做杖,从另一陡坡循路返回,来回时间五个多小时。登山则情溢于山,感觉登山的过程同登临顶峰时的愉悦同样重要。
 
屋楼春晓(沂蒙屋楼崮)
 
10月9日早饭后转向岱崮,计划边走边看边画,晚饭前到达岱崮。一路从旧寨杏山村开始走走停停,画速写拍照片,在杏山村山后每人吃块月饼权作午饭。稍事休息继续前行,到达野店镇逐渐看到道旁远远近近的崮,如小崮子、奶头崮、陈家崮等,当行至奶头崮时,我说当地人有个顺口溜来形容奶头崮的逼真:男人见了想妈妈,女人见了羞答答,孩子见了想叫妈。当接近瞭阳崮时,我建议登崮,因为据说车可以开到崮顶山门口。果不其然很顺利到达。登上崮顶视野非常开阔,感觉西面的猫头崮、陈家崮就在不远处,不论是从哪个方向看,画面的感觉非常明显,和在崮下截然不同。崮上有道观和寺庙还有观音塑像等景观,人为开发的感觉非常明显。公姓看崮老人十分热情,看了他画的画并合影留念。到达岱崮前路过安平崮下电影《高山下的花环》中梁三喜的家的实景拍摄地,大家停车拍照,房子已经无人居住,院落杂草丛生,满是破败的感觉,走到不远的一处老房子,突然从门口出来一老人,十分羸弱邋遢的样子,天气并不冷他却穿着又脏又破的棉袄棉裤,无力的扶住门膀,大家想给他拍照受到他阻止,说是身体不好不能拍照(对拍照有误解,武兄解释说是担心把神拍走了!)。晚饭前到达岱崮镇住下。
 
 
《崮上春秋》
 
10月10日天气晴好,饭后一同去卧龙崮。到达崮顶后抓住大好时机拍照。过去上来几次都因为天气或相机问题没有拍到合适的群崮照片,这次是个好机会。在燕窝村后的登崮途中,看到一群人在道旁围着一外国人,还有人在现场采访,经了解是外国地质学家专程来考察岱崮地貌,召开研讨会的。这次还补拍了崮上一些细节。下午在公家庄村内画速写,画一竖幅小稿,得武兄赞赏。
10月11日到峪前村附近画速写,当地收地瓜的老乡停下手中的活,过来和我们聊天,我们探询地方风土人情,有个六十年代在上海当过公安的老兵,给我们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,在抗日中有着霍霍战绩的国民党368团,在峪前山战斗中全军殉难的情节,流露出对日本军国主义罪行的刻骨仇恨。我随即以峪前山、十人崮、梭头崮、等为素材画了速写稿。
 
 
《柴崮松风》
 
10月12日饭后去南北岱崮。先到达南岱崮村,看到有几户老房子后停下车来,有几位老人闻声走出来,我们边和老人聊天边往他们的院里走,进到院里后大家感到十分惊讶,可以说象被院里的情景惊呆了似的。那情景似乎只有在影视里和故事里才见过听过,容身院里就好像时空发生了逆转。院里住着两位大爷一位大娘,都已是耳聋眼花的耄耋老人,交流起来有些困难。从绘画的角度我们当然喜欢这样的环境,带有典型特点的民房,房的屋山头用石板叠压垒成,具有朴素的美感非常有立体感,房顶原来是茅草的,由于年久漏雨的地方又新补上了红瓦,加上低矮斑驳的石头墙体使整个建筑有了别样的感觉,似乎更加有历史感沧桑感。院落里的石磨、石槽、陶缸陶盆、农具家什,似乎都是隔代的感觉。屋内的情景更是让人难以置信,
 
 
多乐崮(姜郎背姜婆)
 
10月24日浓雾。到西北哨村写生。行至村前的盘山路前转过弯视野很是开阔,整个山村和小崮子、娘娘顶就呈现在眼前,随即找好位置开始画册页,遗憾的是雾气始终不散,视线非常不理想。 午饭很简单,饭后突然有三个自称村俩委的醉汉上前盘问,据说是有村民举报说从上午就有人在村前山上绘图,开始以为是开玩笑越说他们越认真,并说现在钓鱼岛形势这么紧张,来画画为什么不报告!如何解释说不通,这真是秀才遇着兵了!没办法我便到车上拿出自己的老军官证、身份证还有我和老武印制的作品册页,一同递给那位喝醉的村两委领导,他先看过军官证后好一顿感叹,同伴说他也当过兵。然后他们马上改了口气,说你们如早报告我们还得请你们喝酒呢,然后大家互相开起玩笑,他们悻悻的走了,我们继续画画。画画期间路过的村民们都很热情,让到家来喝茶,到跟前看话都是夸奖一番羡慕一番,有的说我们这活轻快就是自己干不了等等。
 
 
龙须崮(老头背老嫲嫲)
 
10月25日因浓雾无法写生,就顺着西北哨村盘山路一路攀升前行,越上一崮山前,突然有一古朴的山村映入眼帘,如梦如幻如画里,立即停下车拍照。不一会有一老汉拿着镰刀扛着扁担走过来,告诉我此崮叫云天崮,村子名里裤套,并告之继续前行不远就是由吾崮,因此很是惊喜。老人还告诉我云天崮西端的崮叫小崮头,能开车到跟前,上面种了不少庄稼很好看,让我上去看看光景。驱车到崮前步行到崮顶,果不其然眼前一亮,云天崮和小崮头连成一体,上面很是开阔,种了不少庄稼,荒芜处怪石嶙峋,杂草丛生。走到崮的北侧更是另一番景色,好像是到了太行似的,九间棚景区的所有崮都映入眼帘。
 
 
《沂蒙儿女支前图》
 
10月26日上午浓雾,去天宝山景区写生,下午小雨时下时停断断续续。雨丝丝雾蒙蒙中的山村在层峦叠嶂的崮山环绕中,红色的瓦房白色的院墙挂满果实的柿子树都显出几分神秘和迷人。直画到天黑才回到住处。写生时有两位已是耄耋老人的一对老夫妻过来让我们看相,以为我们是看面相推八卦的了,当得知我们是画画的时,老大娘说画那房子有什么用也不能住,我们年轻的时候还在崮上住过呢,上面还有碾子呢!很是自豪的神态。听大娘这么一说我们也乐了,直说大娘说得对。大爷问我到底会不会看面相,我说会啊,看你满脸是福啊,你们过去出大力流大汗吃不饱穿不暖,现在世道好了国家还给你们钱花都多享福啊!老人家直点头称是是,我们边画老人家边和我们说东道西拉老百姓的常理。
 
 
英雄崮(沂蒙歪头崮)
 
 
《沂蒙油篓崮》
 
环球文化艺术网电话:010-89819999 地址:北京市南三环南曦大厦备案号:京ICP备15029623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