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书画评论 >
王忠义:阿愚形象
发表日期:2017-10-22 18:52| 来源 :乔岗
阿愚形象
作者:王忠义</FONT>
  初见阿愚,三十来岁,中等身材,浓眉大眼,诚实中透出一股个性,是关中汉子的个性。再见阿愚,言谈中常有些发人深思的“典故”,虽说表达似乎欠了些文气,然其中哲理、艺理却处处皆是,足见阿愚在生活中是个很会用心的人,阿愚不愚。</FONT>
  阿愚,地道的长安人,所谓“地道”就是如今的长安区人(以前的长安县),阿愚是乳名还是艺名我没有追究,然大名官称倒也听过,有姓有名三个字总不及阿愚叫得顺口。
  老陕说事总以“人杰地灵”的长安为荣,更有“长安画派”名贯中华,借其光环,沾其荣耀,示无不可。西安市之南,终南山以北的“长安区”,寺庙林立,历史上的名人轶事数之不尽,就如今长安区的文人、画人,土生土长清一色的无论数量、质量能排成行挤成堆也绝不过言,仅跳过龙门成“仙”的长安人,遍布大地,留在池中的若论出手则个个不凡,阿愚就是其中的“灵物”。王金岭老师席间曾讲:“像阿愚这个年龄,画到这种程度已很不错”,张之光老师亦称阿愚是个“灵性人”。</FONT>
  数年前阿愚送我一本小册子,封面一尾小鱼,黑白分布恰到好处,形的处理混实得宜,无一些儿张扬,造做摆动的气息却得鱼儿之动态,动中有些拙,拙里透了些憨劲儿。大凡人们论鱼总以灵动自由言其美,阿愚那幅小鱼却因其“形”逃脱了物象,既不失自在又有了深层次的喻意。过了半年,朋友送来一幅挂历,又见阿愚的“鱼”,此幅上部三分之二水墨混然,恍兮惚兮,依稀中透出些荷塘的意味。能将大面积的墨运用得见笔显墨亦非一日之功,下部偏左有两尾鱼儿,一反前幅鱼儿拙憨之气,却多了些灵动与利落,有一种逃脱后的愉悦感,当然亦有追索气势,整幅画大开大合,神秘与清晰配合得宜,既得气势又见空灵,上部密而不透有趁风扬沙之象,下部大片空白,一马平川任其自在,真不失为一幅佳作。阿愚的两幅鱼儿从处理手法到趣味神情,既有区别而又用了同一程式。我无意说阿愚善画鱼儿,而意在阐述阿愚小通画理,他在使用程式时却不被程式所困。古云:学画首先贵立品,立品之人,笔墨外自有一种正大光明气概。画中“理气”二字,人所共知,亦人所共忽,其要在修养心性,则理正气清,胸中自发浩荡之思,腕底乃生奇逸之趣。阿愚总结出了自己的程式而又未被程式束缚,即古人所讲要“得之环中而超出象外”。而不同于仰脖子的“什么”或扭头的“什么”,仰脖子的或扭头的那是样式,而非程式,程式的使用是规律的变化,而物象的样式却难免重复而如样泡制,所谓依样画葫芦而已。中国画的创作、提笔面纸无非心象与笔象,继而可能是?象,心象、笔象终归于?象,?象归于相端,而相端复归于心象。启心象落纸再现笔象,若笔未着纸却有了仰脖子的或扭头的,从心态上就先输一着,这一着会导致满盘皆输,它输在了认识上,而犯了意识的错误。主观的将东方误认为是西方就离目的越走越远,南辕北辙,跑的愈快离目的愈远,到头来不是物欲的,便是食欲的。把想象或幻想误认为真实,把心理的东西变成了物理的东西,所以之后的千笔万笔就随之而流于样式。祥林嫂精神失常而表现为重复一句话,阿愚没有重复一尾鱼儿是阿愚懂得了变化。石涛有句云:“凡事有经必有权,有法必有化。一知其经,即变其权;一知其法,即功于化。夫画,天下变通之大法也”。由此可以理解,“变”是建立在“知”的基础上,而“知”又包含着“通”的程度,经权之变,法化之功,故变化称为“通变”,不知经权之数,未解法化之制约,要么不变,要么人为地生硬变化。哈哈镜中的影子是变了个样子,而非艺术品中的“变形”,“变形”的“形”是脱于样子而不仅是眼睛看到的样子。艺术把真实推向幻想和想象,把物理的东西换成心理的东西,因而将“样子”演变为“形象”,形象是所见的升华,所谓“道通天地有形外”中的“有形”就是样子,而“思入风云变幻中”就是“道通”的升华。形象则变为?形,?形即老子的“大象?形”,将?形移植到中国绘画,就是?形纳万形。“?形”具备什么都不是而什么都可能是,“万形”指真实的自然界的存在以及人为的、标准的形,集万形之优、之美而有“?形”。万形是真实的,是目之所见,是科学的,是很容易就可能印证的,它显而易见。?形是万形的升华,它隐而无痕、寻而有迹,与有心人有缘,与无心人无缘。</FONT>
  大凡艺术形式皆起于实用。人类面对庞大而神秘的自然界,首先需要的是生存下来,是对生存的渴望,于是有了劳作、劳作而又劳作,则由经验而进入规律。规律的熟练掌握而产生了高难度的技术或技巧,对技术与技巧的归纳整理伴随着自身的进化,使技术与技巧升华为艺术,表现精神情绪的表达方式,就是艺术形式。艺术形式将自然的真实演变为精神的真实,从而舍去了物欲和食欲进入情感抒发与美感享受,其中汉字的创造功不可没。汉字的创造过程由结绳记事的有形无声到六书的有形有声,走过了一个极其漫长的艰难过程,由字而文,是情感有了表现的归宿,于是有了世界特有的书法艺术。阿愚绘画作品中的款式就别有趣味,此册中数幅皆长款富题,大凡长款有三点不可忽视:一是文,就是内容;二是形式,形式包括章法行气和书法品位;三是位置需要。这三点若没有较深厚的画学修养与书法根基是难以奏效的。用张之光老师的话说“都在画里了,一看便知”。我这里仅提一下阿愚的书道,曾见阿愚好友孟国庆先生家中四条长款大题以及两大幅条屏,其上书味有别于秦地模式,行笔稳健,搭接得宜,远观有古誉之书卷气息,行间浸透着些稚气和平常心,不觉教人想到高僧弘一。交谈之中,方知阿愚近年来受到蜀中书坛高人持续点拨,大量临习汉碑,以极高悟性加上勤奋练习,所以书艺大进。阿愚的书法配之以画,则天衣无缝、自然和谐,书画俱佳,实属难得。</FONT>
  阿愚积数年之功,欲将作品汇集成册,嘱我作序,随笔唠叨,给观者引个路子、作个向导,仁智之见,都是自由。阿愚尚年富力强,精神活跃,画路宽泛,他日有成必在勤奋、勤奋、勤奋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环球文化艺术网电话:010-89819999 地址:北京市南三环南曦大厦备案号:京ICP备15029623号-1